当前位置:神秘小说 >小说推荐 > 正文

陈六何沈轻舞小说全文完整版阅读

2019-01-03 13:59:42 108327

陈六何沈轻舞是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男主陈六何国之重器,强大的兵王。女主沈轻舞是陈六何妹妹,这本小说是非常精彩的都市爽文。陈六何沈轻舞小说中,讲述了因为犯错被关入监狱的陈六何出狱了,需要保护国家机密而被放出。回归都市后,陈六何和妹妹沈轻舞以强大的实力和头脑闯出了一片天!

陈六何沈轻舞小说全文完整版阅读

陈六何沈轻舞小说在线阅读

陈六何沈轻舞小说导读

陈六何的动作及其干脆,没有任何废话,来到车边,直接探出一只手扣住了青年的后勃,然后狠狠一拽。

青年发出一声惨叫,直接被陈六何拽出了车窗,然后二话不说,陈六何抓着青年的脑袋狠狠撞击在了车身上。

"砰!"的一声闷响,仿佛整个车身都震动了一下,车门处都凹进去了一大块,而那青年更是惨嚎了起来,脑袋瞬间头破血流。

这一刻,仿佛整个空间都沉寂了下来,只有青年那杀猪般的刺耳痛叫。

车内的几名女孩瞪着一双大眼睛,都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陈六何,周围围观过来的学生,也是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陈六何动手太果断干脆了,果断到让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他们到现在都不明白,刚才还跟孙子一样窝囊赔笑的家伙,怎么突然之间就跟换了一个人一般?

只有沈轻舞,脸上没有任何惊讶,就那般平平静静的看着,她从不认为陈六何是个心慈手软的人,既然他已经出手了,那么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都在情理之中。

"你疯了?你敢动手打我?"青年也是蒙了,抱着一头的鲜血满脸惊怒。

陈六何没有说话,直接用行动回答,他再次拽起青年那沾了血迹的头发,又一次狠狠撞击在车身上。

这一下,众人看得更加清楚,那瓷实,那一声闷响,就跟能撞击到他们心里一样,让他们的心脏都随之一震。

这穿着跟农民工一样的男的真的疯了,他下手如此之狠,脸上没有半分犹豫。

他知不知道他打的谁?那可是一个听说颇有些背景的阔少啊。

周围的人有些已经给陈六何和沈轻舞投去了怜悯的目光,冲动果真是魔鬼,会让他们付出巨大且惨重的代价。

"够了!"车上的几名妹子终于回过神来,她们赶忙下车,其中一人对陈六何呵斥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我虽然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动了他,你和你的妹妹,今天都会经历一场足以让你们永生难忘的噩梦!"

陈六何淡淡看了说话的女人一眼,面无表情道:"打他,需要什么勇气吗?"说着话,陈六何钳住青年的脖子,生生把他提了起来,然后用力砸在引擎盖上。

青年吃痛的面孔都在扭曲,猩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脸颊,他整个人缩着,瑟瑟发抖,连痛苦呻吟的力气都快没有了,看得围观者心中发颤。

"看来你真的疯了,当一个人的脾气和能耐不成正比的时候,也就是这个人最危险的时候,显然,你已经做了你玩不起的事情,你的下场会很惨。"说话的仍然是那个刚才对沈轻舞出言不逊的女人。

陈六何嗤笑的看着眼前这个颇有姿色的女孩:"我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像你们这样的人,总是喜欢带着有色眼光看所有人,似乎感觉所有人都不如你们,是什么让你们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所谓的出生吗?难道仅仅是因为这点,你们就能够理直气壮的去批判以及贬低所有人?"

"在我看来,你们的自命不凡太过可笑,刨除了你们的家世背景,你们还剩下些什么?或许还不如在街头巷尾做着皮肉生意的小姐,她们至少可以放下尊严不厌其烦的面对所有人张开双腿,你们呢?除了一股子的刻薄和狂妄?一无是处!除了能够每天出来丢人现眼,你们活着都是浪费粮食!"

仇富心理谁都有,围观者中有人惊艳,想为陈六何的这席话拍掌叫好,他们第一次感觉这个看不上眼的家伙顺眼了许多。

而那几个女生,却是被说得恼羞成怒,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谁说出生好不是一种资本?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了高人一等,像你这种人即便是奋斗一辈子,也无法触及我们的脚跟,这就是现实,你在我们眼中,永远只是一只蚂蚁。"

陈六何气极反笑,对待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人,陈六何真的连骂她的兴趣都没有了。

富二代官二代,甚至红二代三代,陈六何都见过太多太多了,可以说曾经被他踩过最小的虾米,拖出来都是足以让这些人跪舔脚丫子的级别。

不曾想,时过境迁,连这种不入流的货色,都有勇气在他面前阔阔其谈了。

"或许你会不服,但现实会给你上一堂最生动的课程,你也会为此,付出无法承受的代价。"那女孩冷笑道:"给李少的家人打电话,就说他被人重伤致残。"

随后,女孩又对陈六何轻蔑一笑:"有些错,犯了一次就会毁掉一生,我看你怎么死的。"

"有些人,惹了一次,你们也会牢记终生。"陈六何淡声说道,不急不缓,更不慌张,大场面他见过无数次,再大的风浪他都能立在潮头,这只是小打小闹,不能让他有半点涟漪。

"那我们就看看你的本事是不是跟你的大话成正比。"女孩不屑,在他看来,这个青年兄妹两完定了,李少家就这么一个宝贝独苗,不可能让人欺凌。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沈轻舞忽然开口了,她的眼神在半死不活的青年身上打量了一圈,语气极为平和的说道:

"他身上穿的是阿尼玛新款夏季装,虽然是今年阿尼玛刚推出的款式,但不是限量版更不是定制版,价值在一万左右,上下浮动不会超过五百。"

"他手上带着的手表是百达翡丽,是金主的象征,但却是去年三月份就出来的老款,并且是百达翡丽系列中并不起眼的一款,价格在七万左右,上下浮动不会超过一千。"

沈轻舞声音平淡得能让周围的人都跟着静静聆听,她继续道:"他开着保时捷卡宴,价值在一百三十万左右,也就是说,他这身行头再加上车子,顶天不超过一百五十万左右。"

沈轻舞飘了眼那几名女生,又道:"听你们刚才的口气,他家里应该有点背景,应该不止是从商,或许有人从政,资产应该在一千万左右。"

顿了顿,沈轻舞道:"至于从政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级别不会太高,顶破天最多副厅级,并且一定不会是重权在握的实权部门一把手。"

沈轻舞的话音落下,周围已经鸦雀无声了,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看着沈轻舞那张平淡到让人抓狂的脸蛋。

有人倒抽凉气,刚才一席话,简直惊为天人,看似随口即来简单至极,但沈轻舞的细心与无比清晰的条理,已经让他们快要折服。

什么样的人才能光凭外表穿着以及一些细微的语言,准确的判断出一个人的家世背景以及大致情况?

这坐在轮椅上的女孩,似乎聪明得有点可怕了?

"你你怎么知道?"那几个女孩纷纷骇然失色,无比惊讶的看着沈轻舞。

这一下,有人哗然,显然,沈轻舞的猜测是对的,不说精准为百分百,起码也猜对了百分之九十。

"看来我猜得没错。"沈轻舞没去解释什么,眼神在几女身上扫过,让几女瞬间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吓的她们微微一缩,不是护住包包,就是护住饰品。

沈轻舞摇摇头,没有说什么,也懒得去揭穿这几个女人,她们身上的行头是很晃眼,无论是衣服还是饰品,亦或是包包,都是世界上排的上名号的牌子货。

但沈轻舞却一眼就看的出来,有大半是假的,鲜有的真货,还都是些过了时的过气货。

换句话来说,这几女,也只是表面光鲜,内里毫无价值的角色而已。

贪慕虚荣,还真是这个世界上最丑陋的品性之一,容易让人恶心!

"哼,就算你猜得都对又怎么样?对付你们这两个无权无势的贱民,已经绰绰有余。"尖酸刻薄的女孩硬气道。

沈轻舞连瞥她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像这样不入流的所谓阔少,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能被哥踩,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只不过,似乎不会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哥们,你还是赶紧走吧,等下肯定会有大麻烦。"

"是啊哥们,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跑。"

围观学生中,有人喊到,也有人等着看热闹看好戏,但更多的人还是在为陈六何跟沈轻舞担忧,毕竟这个奇怪的组合本就惹眼,最重要的是,这个组合的两个人还都特么让人惊艳。

......

全文阅读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