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神马小说 >小说推荐 > 正文

林锋何子衿何子卿小说全文阅读

2020-11-26 01:37:01 30

林锋何子衿何子卿为主角的小说叫做《重生之最强仙婿》。小说主要讲了林锋本是千百年前的一个修士,因为渡劫的时候想到了自己去世的爱人,而乱了心境,导致渡劫失败。雷刑之后林锋发现自己没有死,并且穿越到了千百年后。雷刑摧毁了他的根基,但是他有修炼功法,也有空间戒指,可以重头再来。最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前世去世的爱人,这让林锋重新找到了动力。

林锋何子衿何子卿小说全文阅读

>>林锋何子衿何子卿全文阅读<<

林锋何子衿何子卿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回家?

林锋微微一怔,这才想起这一世何子卿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

虽然,自己只是个上门女婿。

看着林锋茫然地样子,何子卿心知他的记忆还是有问题,在林锋昏迷的时候医院也给大脑做了相关检查,不过青山医院并不是专门的脑科医院,从各种扫描结果来看林锋倒是毫无异样,至于记忆能不能恢复,只能看机缘了。

“回到家里之后你什么也不用做,正常打个招呼就可以了。只要你低调点不多说话,还是可以过衣食优渥的生活的。”

虽然林锋现在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但本质上还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如果不是当初林锋运气好被何子卿发现,现在流落街头饿死也未必没有可能。

所以,何子卿也相信林锋会继续做好自己的工具人履行使命。

“好,走吧。”林锋答应下来,前世子衿跟着自己,没有过过一天安定的日子,这一世竟然直接水到渠成了,林锋也是有些好奇俩人的家会是什么样子。

……

廊山别墅,何府。

在B市,何家俨然可以称为最大的家族之一。名下产业众多,房地产是主业,其他各行各业如医疗,娱乐,餐饮等也多有涉猎。

尤其是近几年何子卿毕业了接手了青山医院,原本因为何子卿父亲何文耀逝世而死气沉沉的医院在何子卿的严格管理下又重新焕发了生机,并且隐隐有成为国家重点医院的趋势。

何家的大门缓缓推开,何子卿和林锋走了进来。

已经多久没回来了,何子卿想到,自从爷爷退居幕后,父亲逝世,何子卿的大伯何文鸿掌管家族以来,何子卿就甚少再来到这个家里。

早年何文耀天资过人,被爷爷看好何家的未来交付给他,而何文鸿只是一介庸碌之才。但后来何文耀因为与何子卿母亲吴婉君一见钟情而违抗了与家族与钟家定下的婚约,爷爷的偏爱便逐渐转向了大伯何文鸿。

在何文鸿翻身之后,将多年的嫉妒全面爆发出来,何文耀和何家核心产业越来越远,最后只有青山医院还算他的产业。

但自从多年前吴婉君因意外变成植物人,多方寻求治疗无果后。何文耀整个人就如同被抽去脊梁一般,整日抽烟酗酒,不仅身体越来越差,医院的状况也变得一天不如一天。

看着自己曾经崇拜的父亲变成这副样子,何子卿也心痛不已。

可是她知道母亲在父亲心中的分量,直到父亲去世,何子卿也没能做些什么。

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拼了命保住父亲留下的这家医院!

“哎呦,我们能干的妹妹何子卿回来了啊,真是稀客稀客,你这都多久没回来了,不知道的都以为你不是我们何家人了呢。”何子卿和林锋一进门,便迎面碰上何子卿的伯母孙虹梅。

何子卿向来对这个伯母都没什么好感,孙虹梅从以前便嫉妒何文耀受何老太爷宠爱栽培,为此没少在家中风言风语。自从他老公何文鸿掌管了家中大权之后,孙虹梅更是变本加厉,言语中尽是对何子卿一家的贬低之语。

但即便如此,何子卿也不想多生事端。

“最近事情实在太多,爷爷在哪,我和林锋去看看他老人家。”何子卿略略皱眉说道。

“干嘛急着走啊,就这么不想跟我说话?说起来,最近刘文涛那小子追你追的很勤吧,你们进展怎么样?”说着,孙虹梅瞥了站在一旁的林锋一眼,很快又收了回来,好像眼里根本没有林锋这个人。

“要我说你一个女孩子还是老实本份点好,得要找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嫁了才是硬道理。像你天天这样整天在外面抛头露面说出去多不好听,就跟你那个躺在床上的妈当年一样……”

“伯母!”何子卿愤然打断孙虹梅自以为是的话,吴婉君的事故对何子卿是个绝对禁忌,她不允许任何拿这个事情来侮辱自己的母亲。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处理不用你担心,把我爸留给我的医院做好是我的本分我觉得没什么可丢人的。还有,我已经结婚了,不要再拿别的男人来烦我。如果伯母您想操心家事的话还是操心操心您自己家的事吧,我可是听说大伯在圈子里可是颇有风流之名啊。”

“你,你!”孙虹梅也没想到何子卿如此针锋相对,偏偏何子卿说的又让她丝毫无法反驳,自己的丈夫在外有情妇的事情她如何不知道,可骨子里那份男尊女卑的思想让她只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被何子卿这样当面说出来,直把她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本来看到这个中年女子的何子卿颐指气使的样子林锋便有些心生怒气,想说点什么不过想起何子卿之前说过让他尽量不要说话便强制忍耐了下来。

这会林锋看着何子卿的样子,像极了曾经为了给自己买药而把城里最大的黑心药商骂的万人唾骂的样子,不由得又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别傻站着了跟我走。”何子卿白了一眼林锋,朝着楼上何老太爷的房间走去。

何子卿正想上楼时,正好看见何老太爷被佣人搀扶着走了下来。

“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我在楼上都听见了。”何老太爷看了何子卿和一旁脸上红白不定的孙虹梅一眼。

“都这么大了,怎么连尊敬长辈也不懂?”

“不是的爷爷,我……”

“好了别说了,既然人齐了……”

“就跟厨房说开饭吧。”何老太爷对着佣人说。

看着何老太爷从身边经过,何子卿暗暗握紧了拳头,她无法反驳,何老太爷在这个家里就是天。

不消片刻,餐厅的桌子上便摆满了丰盛佳肴。

鲍参翅肚,珍禽异果,各种珍馐美馔一应俱全。

随着何老太爷与何文鸿一家就座,何子卿看着桌上的食物也心生差异。

爷爷的饮食一向清淡,今天如此大摆筵席,难道有什么大事?

果然,何老太爷清了清嗓子:“今天把大家都叫过来没有别的事,就是宣布一件喜事,文鸿啊,你起来宣布一下吧。”

......

全文阅读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